Banner
首页 > 新闻动态 > 内容
长沙日语培训班泄露快速记日语单词的秘密,你知道吗?
- 2020-11-25-

  之前长沙日语培训班浮士德学员就追问我们的老师,关于如何巧记日语单词,当看到老师在一分钟内记下来这么多陌生的单词,简直有点羡慕,但是如何做到这样子的成绩呢?现在小编给大家泄密,赶紧拿小本本记录下来吧!


  长沙日语培训班:记单词没有捷径,但有技巧

  虽然说成功没有捷径,但是有技巧,记日语单词也一样。相信很多人在学英语时,多多少少都接触过一些速记单词的方法,但是大部分的人都是坚持几天,然后迅速以不合适而告终。

  “不合适?为什么?”

  “光浪费时间苦思冥想技巧去了,还不如直接一个一个啃字母……”

  这是小编当年记英语单词时的真实心态。但从小妈妈就告诉我啊,“巧干能捕雄狮,蛮干难捉蟋蟀”,蛮干和巧干之间就是方法使用的问题,鉴于在记英语单词上摔的大跟头,于是学日语的时候,小编就好好总结了一番,其实之前主要是因为自己过分依赖一种技巧,俗话说千人千面,不同地脚适合不同的鞋,数以万计的单词,当然是不能单靠一种技巧就可以征服的。


  以一带十,以旧带新法

  学英语记英语单词时,老师强调比较多的就是用词素分析法,讲单词分解为词干和词缀,加以整理,轻松就可以记住好几厘米长的单词。而这套方法在日语单词这里不顶用,日语词的来源不一,构成方式复杂,就来源而论,有和语词、汉语词、混合词还有派生词;而在读音方面有音读、训读,有音训混读;同为音读,又有汉音、吴音、唐音等等。这也就是记日语单词的苦之所在。


  不过好在音读和训读都有其规律,只要抓住纲目,分清条理,记词并非难事。那么音读、训读究竟为何物呢?长沙日语培训班小编总结一下:

  “训读”:在汉字传入日本之前,日本虽然没有文字,但是作为口头交流还是有语言的,很多自然界事物或者日常生活中的各种表达都已经在古老的日本人中形成,所以当汉字传入日本之后,日本人直接借用汉字的写法,保留日本人自己原来的读法,如“河”,这就是借用中国的汉字;读音是「kawa」,即日本人原来就使用的读法。


  “音读”:与“训读”相对,汉字传入日本之后,日本人直接按照汉字的原音(也就是当时中国人的读法)来读的汉字,如字典「辞書」,读音为「jisyo」而因为每个汉字传入日本的时间有差异,因而有古汉音、吴音、唐音等等

  日语中汉字的读音——包括训读和音读一般都是稳定的,例如汉字“生”,音读是『せい』,

  那么它所构成的词『学生』、『先生』、『生活』、『生物学』等,他们的『生』都读作『せい』。

  同样训读也如此,如汉字『手』,训读法音为「て」,

  于它所构成的词如「手塩」「手厚い」「手痛い」等里面的「手」都读作「て」。

  所以利用好这一点,反向可以举一反三、以一带十、触类旁通,记住很多形近单词,这也算是捡了祖宗留下的红利,这绝对比英语的词素分析法来的轻松简单。


  不择手段记忆法

  不管英语还是日语,联想的关键就是要不择手段,什么规则逻辑伦理道德都不管它,只要能助我背单词一臂之力,就要“为我所用”,所以也称为不择手段记忆法。


  如日语中表示“药”的词『薬』,假名写作『くすり』, 发动一下大脑“苦死哩”,再比如“海”的日语「うみ」,读作「umi」, 打开脑洞,脑海中形成一幅“五米”的海……


  利用联想的方法还可以辨析容易混淆的单词,举个典型的例子如「そぼ」和『そば』,傻傻分不清的人应该不少,小编曾经就是一个两个词前一个假名一样,唯一能下功夫开脑洞的是后面一个假名,「そぼ」意思是祖母,读「sobo」,其中「ぼ」的读音接近“外婆”的婆,只是闭口音和开口音的区别;而『そば』的意思为荞麦面,读作『soba』,小编小时候吃过荞麦做的“荞麦粑粑”,所以一说起荞麦面,我就想起荞麦粑粑,『そば』也就脱口而出了。从此,小编再也不用担心把祖母叫成荞麦面了。


  对于联想记忆而言,要的就是不择手段、脑洞够大,只要敢想敢造句,过目不忘就不是神话。不择手段地联想,把记单词的过程变成一幅幅生动的具有图像情景的画面,人脑对于越是匪夷所思、越不寻常的逻辑就越是印象深刻。讲白了还是要学会自己去打开脑洞进行联想,只要打开了,想象就漫无边际,这样就大大提高了学习的乐趣。


  以上就是我们长沙日语培训班浮士德小编给大家分享的巧记单词方法,大家可以学习一下哦~